9aca1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-第七百二十三章 兩碗粥,餵飽個粗暴人熱推-16jda


靈契之主
小說推薦靈契之主
虽说对道路不熟,可晓冉也是陪夏萧走了好几趟的人,便一直专注南下,没有胡思乱想。夏萧吸收了几位魔道人的生灵之气和元气,在晓冉背上结起印来,修行时稳住状态,不至于太过狼狈,但他咕噜噜叫的肚子,令晓冉听着心疼。
夏萧已许久没有进半点米面,甚至一口水都没喝。夏萧兴许不是世间最正直的存在,但在晓冉心里,他肯定是最努力的那个人,他为人间正道耗费自己的一切,因此没人有资格痛恨非议他,即便他入了魔也一样。
晓冉知晓夏萧心意,所以速度一再加快,没有轻易停下。但夏萧不停叫唤的肚子,令晓冉终是不忍,慢慢降下身形。这里荒无人烟,她没有看到村庄,却见到一支车队,察觉无危险后,落在一侧,掀起大风滚石,吸引他们注意。
风尘之后,抱着夏萧的晓冉楚楚可怜,模样人畜无害,但令吸引来的众人不敢小觑,唯恐她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。可三位修行者自知,以对方散发出的波动,他们加起来都敌不过晓冉,因此令车队的紧张气氛高扬,所有人皆进入戒备状态。
一小队人刀戈相向,举盾慢步向前,挡在马车前。晓冉则一手扶着夏萧,一手化羽翼,如帘般将其遮挡,似刀枪不入的盾,显然已看到藏在暗中的弓弩。
豪奢马车中的孱弱女子将窗户拉开,露出一条缝,刚见着二人,便被身旁侍女挤过,将其关上,一同听随行修行者问:
“所来何人?”
“大夏王朝夏萧夏晓冉,有一事相求。”
一听夏萧之名,勾龙邦氏众人当即凝眸,他们原本以为夏萧是魔,是从正道中坠落的存在,为人所不耻。可前段时间宁神学院与他们谈合作时,曾提起过夏萧,说本欲等其带回消息,可现在情况着急,不得不先行动。现在夏萧归来,不知是什么意思,怎会让他们撞见?
三位修行者难以下决定,夏萧始终都是个危险人物。可车中大臣下车,先是行了一礼,满脸敬意的说:
“我们正去大夏,有能帮之事定会相助,请姑娘大可不必忌讳,直言便可。”
“麻烦诸位准备两碗粥,随行两个时辰,我们便离开。”
大臣当即答应,没有拖沓,更没有过问那豪奢马车里的公主。这是大王给他的特殊权力,前往斟鄩途中可替公主做任何决定。但这并不是说她徒有其名,没有话语权,只是她从未出过门,为保其安全而已。由此可以看出,公主在勾龙邦氏大王心目里的位置之重。
就在大臣让出自己所在的马车准备给夏萧和晓冉时,之前开窗的豪奢马车中传出一道淡淡的女声,似这片草原上的清风,与北方冰冷大不相同。
“送到这来。”
晓冉停在原地,有所犹豫,因为大臣没有明确的回答,可在他没有想出很好的拒绝话语,只说出一句万万不可时,晓冉已走了过去。从众人身边经过的晓冉引起一片惊愕,她怎那么高?不等众人多看,夏萧已被其抱进马车,从视野中消失。
车中有两女子,一瘦弱白皙,一皮肤黢黑,可身强力壮,似习武之人。前者见夏萧一臂消失,一手不见的惨状有几分怜悯,伸手将其扶过,放到车中小床上。可一怔就是许久,而后才问:
“他怎么了?”
马车宽大,容得下四人,晓冉便坐在夏萧身边,道:
“为进魔道黑暗探寻消息,受了伤。”
“真可怜。”
女子低喃一声,见晓冉满脸惆怅,自我介绍起来。
“我叫龙葵,勾龙邦氏的公主。你不用担心,我们要去大夏斟鄩,带上你们一块也无妨。”
“多谢好意,但等夏萧休息片刻,喝过两碗粥,我们便走。”
若愛如初 南三子
晓冉心头正是烦躁忧虑的时候,在那皮肤黢黑的女子眼里却成了大不敬,可因为此行去斟鄩是寻求保护,所以并未出声,但几记眼神被晓冉瞥到,当即一记冷眸回击。
晓冉可是大森林里的荒兽,血性本来就重,跟着夏萧也锻炼出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和不甘受气的性子。她虽说难以像夏萧那样在黑煌身前面不改色,可在一小小侍女前,还能受委屈吃冷眼不成?
“去看看粥怎么样。”
龙葵见情况不妙,将那皮肤黢黑的女子推出马车,坐到晓冉身边。
“谢谢。”
晓冉轻声罢,龙葵轻摇了摇头。
“没事,我只是不喜欢争吵。”
不死神仙 勤懇的小蜜蜂
龙葵随晓冉目光一起看向夏萧,这个浑身是伤,可面色宁静的男子,总令她觉得似曾相识。可她足够安静,没有令注视夏萧的晓冉心生厌烦。
晓冉只想等两碗粥,便一直没主动说话,可龙葵表现出的友好,令其将夏萧扶起时,看着龙葵为其喂粥。其实晓冉自己也可以,但她表现得太过积极,便没拒绝,毕竟也是一番好意。
龙葵端着碗,将那饱实的粟米浓粥搅动几圈,而后舀起一小勺,吹了吹才喂到夏萧嘴边。这等精细的粮食经过短时间的煮后,虽没熬烂,却也散发出阵阵米香,令夏萧在睡梦中皱了皱眉,将喂入嘴中的热粥咽下。
木偶幻想 發呆的木偶
见夏萧这般配合,龙葵微微一笑,心疼起这个看似比自己还小的青年。他该是背负多少,才敢去黑暗魔道中探寻消息?之前听到这个消息,龙葵就足够吃惊,此时见他微微张开嘴,鼻头既不由一酸。
娇滴滴的公主自小体弱多病,煎服不少药吃,没去过远方,大多靠书解闷。越是读书人越感性,此时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角,带着歉意道:
“不好意思。”
晓冉不知她为何道歉,只是微微摇了摇头,这般柔弱的女子,也挺招人喜欢。不过别说龙葵一个外人,就连晓冉自己,都为夏萧此时的样子觉得揪心。右臂空空如也,右手也消失,干裂的嘴唇和满是㿠色的面孔令人见之心情压抑。下意识狼吞虎咽的样,更是不知多久没有进食,令晓冉一阵心疼。
自舒霜离开后,夏萧就这般不好好照顾自己,甚至还要照顾别人,但他向来不知苦痛不知饥,觉得什么都能忍过去,却没想过自己本应拥有更好的生活,不必这般东奔西走。
晓冉在心里为夏萧打抱不平,他却在两碗粥下肚后舒坦的睡了过去。听着他均匀的微弱鼾声,晓冉总算安心,而这时,黢黑若男人的侍女低头进马车,道:
地獄遊戲 月初照
“禀公主,还有半日便可到大夏边关燕城,可否启程?”
若平时,启程之事只会通知龙葵一声,不会这般请示她。可她知道大臣们是为夏萧和夏晓冉考虑,便没有多奇怪,道:
“走吧。”
侍女曰是,下去传令,龙葵则对晓冉说:
“你也休息一会吧,就算走,也等他安稳睡几个小时再说。”
“若时间足够,我想让他睡个自然醒,不用为那么多事考虑。但当前灾难将至,怎么也休息不得。”
重生之紅星傳奇
晓冉虽这么说,可没有起身,她准备让夏萧好生休息一会,半个时辰也好,就当喘口气。
“我愧有公主之名,天下大事不知多少,也不知道现在要发生的究竟是什么事?”
“隐藏在光明中的黑暗将起,魔道人和兽族欲夺大荒主权,一场战争将爆发,南北呼应,将其中的人类国度毁尽。若我们不团结反抗,都会被魔道人吸食生灵之气。”
龙葵第一次听说这等事的详情,脸上难免有惊慌之色。原来父王将他送去斟鄩商讨的事,根本没她想的那么简单,这也是为何他们这么着急,一路快马加鞭的原因。可这等重要之事,父王一个人留在王庭,真的能带领众将士抵御魔道和黑暗的冲击吗?
从晓冉嘴中,龙葵觉得天下大多已有准备,不知她勾龙邦氏的准备是自己不知,还是真的像她了解的那样根本没有多少。她暗自祈祷,希望一切都能过去,可半个时辰后,闭目养神的晓冉起身,准备带夏萧走,她则问:
“夏萧可曾带回什么消息?”
这个一直坐在一旁的公主突然开口,显得极为焦虑。晓冉看她一眼,没有道明,所有事都应由夏萧亲口来说,这是他一人的功劳,所以只是回答道:
“等我们找到学院人,自会告知天下。”
“去斟鄩吧,我们同行,走首教会的人在那,且会成为这场战事的大致中心。”
“有地图吗?”
龙葵很快从椅盒中找来一张,晓冉看过几眼,再次道谢。
抱起夏萧,晓冉准备先行,可后者的右臂和左手腕处有无数细小藤蔓长出,如筋脉般慢慢蠕动,构成他身体的两个部分,令龙葵退后两步,有些受惊。
夏萧慢慢睁眼,晓冉立即将其放下,免得他难堪。她向来比较贴心,甚至怕夏萧醒来后责怪自己令其半途停下。可夏萧虽说昏睡,可齿间的米香和淡淡的饱腹感令其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,只是看向龙葵时,有些意外。
“怎么到王庭来了?”
“我们正在去斟鄩的路上,她们将和大夏一起谈论对敌之事。”
晓冉在夏萧耳边轻语,令后者微微点头,示意明白。看来和他想的一样,师父他们已经开始行动,而自己带回去的消息,会令天下的计划更为完善。虽说黑暗和魔道的力量很强,就像黑煌所说,他们的人因为掌握魔道的原因会越战越强,可向来邪不压正!
天级神医 侠影
夏萧若有所思时,他的一句话引得龙葵注意,他一看到自己就问是不是在王庭,这是否说明他们在王庭见到过?可在她的记忆里,似乎又没有那样的场景。在她俏脸微敛,仔细回想时,夏萧看向她,摊开手。
“把你的吊坠交出来。”
突然想起一件事的夏萧显得有些着急,见龙葵愣住,不等其反应,便将其衣裙撕开,露出雪白的胸脯。他将悬于其前的石珠拽下,松手时,龙葵双目冒泪,觉得受到极大的羞辱,可捂着胸口,发不出声。
夏萧这般粗鲁,别说龙葵,就连晓冉都有些没想到。虽说夏萧现在正处于疲倦期,这个时候的人并不理性,甚至会出现幻觉,可这等样子,实在有些失礼。晓冉极高的身子难以在马车中移动,可还是如风般坐到龙葵身边,微抱住她以示安抚。可看夏萧,他双目黑红,全因手中石珠。
夏萧于混乱状态中待了许久,似正挣扎。龙葵看着,生出些胆怯之意,问晓冉:
“他怎么了?”
晓冉摇头,她也不知道。夏萧虽说外表一直很冷,可内心并非如此,他只是被太多责任和重担压着,所以才一直没有笑容。可他极为温柔,即便看穿人世黑暗也依旧选择善良,但现在是怎么了?


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