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oms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-第116章 你這是在逼我的女人。-cz51e


妻子的難言之癮
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
早上,我和她相互挑衅。
哈!
想来,真奇特。
昨晚刚确定,相互…可以说是利用彼此,而早上就在客厅中,感情急速中升温。
她用我,代替叶威。
我用她,忘掉米露。
我们…
真特么有病!
又如何?
至少我、她此时此刻,在闹、在笑,也在一起安慰对方时,减少着各自心中之痛。
活着,难得糊涂!
而上午,我们没去谈收购石府,也没准备交出总代理权后,如何的再阴曹铭一把。
李柔微信告知刘总、曹铭:“上午十点,桥东区民政局离婚。”
说罢,关掉手机。
她做事,雷厉风行。
黑女配,绿茶女,白莲花
也点名我陪同:“叶飞,一起去。”
我责无旁贷,但提醒:“裕华区民政局比较近。”
“猪脑子。”
“啊?”
“我在桥东区那登记结婚,自然也要去那…怎么,多一截路就不想去了?”
“没。”
苦笑着,我不在坚持。
其实…
罢了!
不多想了,我和她下楼。
为伺候好我未来爱人,打算开玛莎拉蒂,但李柔却来到面包车前:“用这辆车。”
“这车不舒服。”
“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。”靠面包车副驾驶门上,李柔点烟时,仍保持刚才状态。
而我上车后也不客气:“你是鸡还是狗?”
“母老虎。”
“好凶。”
评价一声,我点到为止。
抽烟的李柔需要安静,今天是离婚,会勾起她往事,而一路上,她也没再开口。
半小时后,我驶入区政.府。
相比于外面高楼大厦,这里建筑保持着九十年代风格,多是五层楼,青砖白瓦。
顺小路开进西院,停在一颗槐树下。
瞥了眼周围,对李柔道:“你妈和曹铭还没来,估计他们在商量。”
“嗯…奇怪。”
“怎么?”
“民政局在区政.府西院,一般人不知道,但你好像知道路。”
“来过。”
“哦!”
李柔看了我眼,没在问。
聪明的她,想必是猜到答案了…我六年前来过这里,是和米露一起,领结婚证。
无言!
发呆时,李柔递来一支烟。
抽着、抽着,目光却锁定左边,那用砖头铺的小路。
没变,和六年前一模一样,就是在这条小路上,我和热烈的米露,挽着手走来。
那时,也是秋天。
刚进西院,她噘这嘴说:“叶…不,老公,结婚后还会疼我吗?”
“你想要多疼?”
“嗯…”
米露,开始犹豫。
知道!
喜欢撒娇的她,在酝酿大招。
也记得清楚,因为要拍结婚证照,米露穿着白色衬衣、蓝色西裤,着装很正式。
可她长发下鹅蛋脸,满是娇媚。
加之那高挑、丰腴身姿,连周围带着准新娘的男人们,目光在她身上,流连忘返。
而骄傲的我,捏住她鼻子:“我会像爸爸疼女儿一样疼你。”
“好呀!”
“那你叫我爸爸。”坏笑着,我说。
也做好了被米露粉拳,在胸口一顿小锤锤的准备,可没想到的是,她跳到我背上。
娇滴滴中开口:“爸爸、好爸爸,永远疼我。”
国民男神是女生:BOSS花式宠 十八夜
那会我年轻,火力壮。
那受得了这等撩拨,连忙求饶:“米露,在这不合适。”
“哼!”
“乖,那…”
网游之道符奇缘
“小爸爸。”对着我耳边,米露首次称呼我‘小爸爸’,而她对这称谓,非常喜欢。
在背上,紧紧搂着我脖子坚持:“今天起,你就是我小爸爸。”
“在喊一声。”
“小爸爸、小爸爸、小爸爸…”就在周围羡慕、嫉妒视线中,米露撒娇到极致。
而掉入蜜罐的我,在控制不住。
将她放下同时,热吻而至。
“叶飞、叶飞…”
“啊?”
听到李柔声音,恍惚中我回到现实,看向她时竟有些模糊。
而她淡淡提醒:“你哭了。”
“哦!”
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我连忙扭头时,故意用挠痒方式,将眼角泪水快速抹掉。
而目光,又落在红砖铺的小路上。
未来…
我和米露,还要一起从这走来,然后走向婚姻的终结。
泪…
艹!
心中骂着,倔强的我仰头望向秋空…不想为米露流泪,又或,担心又被李柔笑话。
总之…
就这样吧!
而耳边,也传来李柔轻声安慰:“是米露不懂得珍惜,未来路很长…想哭就哭。”
“不了。”
“嗯。”
很坏的李柔,终于善解人意了。
时光不及他情深
也在我止住泪水时,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听到旁边,稍后,是刘飞从车上下来。
他见我又打招呼:“吆,叶经理。”
“……”
我没劲搭理。
而刘飞乐呵呵站我旁边,看向李柔开口:“姐,姑姑和曹铭在车上,请你过去说话。”
“让他们下来。”
“姑姑说,叶飞在不合适。”
恰青春,遇年少 神筆烤烤
“告诉刘娴,叶飞现在是我男人,合适。”李柔言辞锋利,说着也牵住我右手。
这让我,不在想米露。
硬调整心绪后,对劳斯莱斯大吼:“麻痹的,把李柔逼到这份上了,做什么乌龟。”
车窗落下,露出刘总阴霾表情。
她…
没说话!
我随后下车的曹铭,则面向我说:“只会靠女人的你,有资格在这大喊大叫吗?”
“草泥马。”
“你…”
“我草泥马!”
看着曹铭,我破口大骂,若不是被李柔紧紧拽着,真想下去,扒他皮、喝他血。
而这时,刘飞做了和事佬。
他先劝我:“这里是区政.府,注意影响。”
跟着又提醒曹铭:“车上说了离婚,劝曹总你,别在额外生事。”
刘飞几句后,将事态平和,也趁这时机,刘总车上下来,绕开我们来到李柔跟前。
对其说道:“曹铭答应,只要你放弃总代理和离婚,可以给鸿运酒厂5%的股份。”
“不要。”
“别任性。”
“非要给我的话,我不客气,但先答应我条件。”
“说。”
“一周之内,我公司所有鸿运产品退货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恼怒的刘总,即刻反驳:“你这是胡闹,为什么就不能着眼现实呢?”
“呵…”
冷冷一笑,李柔干脆不说话。
而她手握着我微微用力,这是在暗示,而我跟上:“刘总,你这是在逼我的女人。”



Recent Posts